当前位置:100EC>生活服务电商>经济学模型剖析独角兽OYO:昙花一现还是颠覆创新?
经济学模型剖析独角兽OYO:昙花一现还是颠覆创新?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3日 15:52:09

(网经社讯)互联网记忆又开始起作用了。这几天,因为曾经的“妖股”暴风影音深陷风波,几年前力挺乐视、暴风、锤子等公司的罗振宇惨遭“挖坟”,成了当代的“毒奶之王”。

当然,从起高楼宴宾客到大厦崩塌,乐视暴风的失败除了留下无尽的段子,最重要的遗产其实还是再次昭示一个最浅显的道理——无论互联网行业刮起怎样的妖风,新的提法多么颠覆,概念如何妖娆,只要是商业实体,谁也无法违背基本商业逻辑的运行规律。

创业圈永不眠,“先烈”前脚离开,新人又接棒占据舞台中央。入华18个月覆盖全国过万家酒店、总融资超过20亿美元、估值100亿美元……来自印度、瞄准中小单体酒店连锁化的OYO是近年最具冲击力的新晋创业公司之一。但一直以来,围绕这只独角兽的除了漂亮数据,还有对其野蛮生长、粗放管理的质疑,甚至有人用ofo、瑞幸来类比。

OYO打入酒店巨头未曾涉足的单体酒店市场,致力塑造的依旧是我们习以为常的挑战传统势力的先锋形象。这到底只是一场类似乐视暴风的资本闪转腾挪游戏,还是真正有其内在发展逻辑、并在商业模式上成立的颠覆创新,至今仍然没有人说得清楚。

这一定程度上是我们始终在犯乐视暴风时期的错误——太容易被表面现象牵着鼻子走,而较少探寻这门生意的底层逻辑。当我们意识到常识的问题只需用常识去回答,OYO的故事其实并没有外界渲染的那么复杂。

流失的市场与愤怒的消费者

任何行业如果存在创业的机会,无非是市场上存在供给与需求错配的问题亟待解决。身处酒店业的OYO也不例外。

酒店业当前存在的问题,主要由过去十多年酒店连锁品牌大举扩张所致。由于连锁品牌在资本、流量、管理、供应链等领域具备压倒性优势,原本由个人经营的单体酒店所占据的中低端市场被大幅收割,酒店收支状况日益恶化,反映到酒店质量上则是硬件设施缺乏改善,管理效率持续低下;在用户端,消费力有限的下沉市场用户,则被迫在价格与质量之间作出取舍,对性价比不满意,但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限额以上住宿企业客房数393万间,同期摩根士丹利估算中国酒店业总客房数约1700万间,大酒店企业规模占行业不过23%的体量。

然而论收入,2017年住宿业整体营收为5636.6亿元,其中全国限额以上住宿企业达到3963亿元,占比超过7成。换句话说,从每个房间贡献的收入看,连锁酒店巨头的营收能力是中小单体酒店的10倍以上。

作为“既得利益者”的华住董事长季琦也承认,以锦江、华住、如家三巨头为首的经济型连锁集团,平均入住率可以达到80-90%,单体酒店则只有50%上下,挣扎在盈亏线上下。

不难预见,盈利空间持续承压,大批经营不善的酒店将被淘汰,单体酒店整体规模则会收缩到与其需求侧相匹配的体量。这一情况,在竞争激烈的区域已经首先发生。旅游业高度发达的昆明,鼎盛时期全市有超过4000家酒店,还不算个人经营的家庭旅馆,光东二环一带方圆一公里就有二十多家大小酒店。

当地业主反映,随着连锁品牌大规模进驻和云南旅游业整顿,近两年东二环附近倒闭了几乎一半单体酒店,剩下的收入还不如高峰时期的40%。

然而,由于中国地域广大,在一二线城市以外,尚有超过10亿的下沉市场人口。即便连锁品牌扩张再快,也无法覆盖所有县城乡镇,在已经覆盖的城市中,也还有相当一部分无法负担连锁品牌价格的消费者。这部分人群,区别于位于金字塔顶部的高消费力及公费住宿用户,构成了中国酒店业巨大的“基本盘”。

这决定了中国在相当长时间内必然将继续存在大量单体酒店,以匹配大量的下沉市场人群。这就是为什么目前单体酒店数量仍占到整体近8成,而在人均消费力较高的美国,单体酒店比例低于3成。

在被连锁品牌大潮淹没前,这部分位于下沉市场的单体酒店仍活得不错。然而由于个体经营的局限性,无论是物业开发、改造还是日常运营、分销,单体酒店都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另一边厢则是包括供应链、物业租金、人力等成本日益上升,价格只能随之水涨船高,下沉市场消费者往往付出不菲价格,却得不到应有体验。

此时有一部分人已经意识到,既然连锁品牌如此成功,如果单体酒店本身联合起来成为新的连锁品牌呢?无论是市场份额被连锁品牌侵蚀的生死存亡问题,还是下沉市场消费者逐渐累积的不满,似乎都可以靠中心化运营和规模效益迎刃而解。

这就是OYO空降中国的大背景。

中国酒店市场的创新与套利

那么OYO入华这一年多以来疯狂扩张的本质是什么?这一问题可以试着用经济学去解释。

根据经济学家张维迎教授对“企业家功能”的论述,企业行为有两种。一种是“创新”,即通过改进技术或商业模式扩大生产力,促进需求增长,把蛋糕做大,由此赚取新兴市场带来的利润;一种是“套利”,即认识到存量市场中的供需错配情况,通过优化资源配置,在整体生产力不变的前提下生产出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组合,蛋糕没有变大但自己拿得更多。

打个比方,运营商和电信设备生产商通过技术创新研发了4G网络,刺激用户对移动互联网产品和服务的需求增长,运营商和生产商赚取由此大幅增加的电信服务费和设备采购费,这就是“创新”带来的红利;4G普及后,用户使用移动设备的时间增加,但可消费内容有限,一系列短视频应运而生,填补用户碎片化时间,这属于套利行为。

张维迎认为,第一次工业革命发生后的200多年以来,企业总是在“创新-套利-再创新”的循环中促进社会经济总量螺旋上升的。

中国酒店业近年发展某种程度上可以用这种循环解释,而OYO从中扮演的角色,我们用经济学的经典工具——生产可行性边界函数来描述。

什么是生产可行性边界?如果我们承认社会总资源是有限的,并假定社会只能生产两种产品,那么当我们加大X产品的生产量,则不得不减少Y产品的生产量,这种相互关系,构成了一个画像呈外弧曲线的函数,这条弧线就是社会的生产可行性边界。

为了将问题简单化,我们现在假定酒店市场上只存在中端和经济型酒店两种产品,那么目前酒店市场的生产可行性边界是X1Y1,同时,这两种产品对部分消费者而言是可以相互替代的,于是需求函数PP呈现一条斜率为负的直线,但因为这种可替代性只对部分消费者成立,所以PP的两端并没有触及XY轴。


显而易见,当未来以OYO为代表的单体酒店连锁将巨量的闲置房源转化成真正可触达的有效供给,生产可行性边界将在X轴上发生大幅右移,相对而言,Y轴的中端酒店供给增长缓慢,新的边界曲线X2Y2的圆心于是产生了偏离。

这种偏离导致了新的需求函数P’P’发生斜率变化,反映到现实,则是经济型酒店供给增长导致的经济型住宿需求增长,同时,中端酒店对经济型酒店的替代性变弱,同等消费力的人群对经济型酒店的偏好更强。换句话说,经济型酒店不仅拥有更大的市场,随之而来的网络效应,也使其在市场上的相对竞争力提高。

不过必须承认的是,模型终究是模型,以生产可行性边界简化复杂的酒店业问题也始终存在局限性。理论分析可以为我们在认识新物种时提供一种新的视角,至于现实中的OYO能否真的为单体酒店带来春天,只有时间能回答了。(来源:钛媒体 文/树菠萝)

网经社“电融宝”是专业的电商投融资服务平台。拥有的20000+投资方数据库(包括天使投资人、VC/PE、产业资本、互联网巨头、上市公司等),以及近20年10000+电商融资事件大数据库。为创业者提供项目主页、项目诊断、项目包装、投资人对接、项目宣传、融资路演、社群对接、数据库定向发送等多项服务。是电商企业投融资的重要“智库”与投资者之间的“桥梁”。

【版权声明】秉承互联网开放、包容的精神,网经社欢迎各方(自)媒体、机构转载、引用我们原创内容,但要严格注明来源网经社;同时,我们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将版权疑问、授权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law@netsun.com,我们将第一时间核实、处理。

【关键词】OYO独角兽经济
平台名称
平台回复率
回复时效性
用户满意度
887sb.com msc191.com msc252.com sbc39.com 13sun.com
am19.com 996bmw.com 528msc.com 929sun.com 386tyc.com
tyc385.com 7334aa.com msc686.com sblive88.com 167bmw.com
新濠天地娱乐登入 57sblive.com 申博管理网网址 79tyc.com sb115.com